兄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兄弟小說 > 陳平安江映雪 > 第9章

第9章

不老實,得教育教育。”曹西甲凶狠的說道。馮翰林嘴角一扯。教育他?靠,你知道人家的能量嗎,上次老子差點烏紗帽都丟了!“陳平安,司長來了,你還不把虎符交出來!”曹西甲威風凜凜,“虎符自古以來都屬於國家之物,必須上交,冇有談判的餘地。”“是嗎?”陳平安一臉玩味。看向馮翰林,問道:“馮司長,虎符要上交?”“你是不是聽不懂人話,我再說一遍......”“說個屁!”馮翰林再也忍不住,一腳揣在曹西甲屁股上。曹西...“陳平安?”趙雅很驚訝,冇想到這個時候陳平安會為她出頭;但隨之而來的就是得意,哪怕她再怎麼絕情,陳平安還是忘不了她。

“陳平安,這裡有你什麼事,你裝什麼大尾巴狼。”王騰怒了,他都不敢鬥光頭劉,陳平安算什麼東西,也敢出風頭。

光頭劉眯起雙眼,冷笑道:“很好,又來一個不怕死的。小子,你又是哪個‘有頭有臉’的人物?”

這話似乎故意說給王騰聽得。

王騰臉頰火辣辣的,火氣全都灑在陳平安身上,喊道:“劉哥,這傢夥是個勞改犯,吃軟飯的窩囊廢!”

“是嗎?”光頭劉一臉玩味。

此時這裡動靜,也吸引了會場大多數名流的目光,大家為圍觀起來。

陳平安臉上古井無波,淡淡道:“看來,你這條手臂是打算不要了,我成全你。”

光頭劉還冇反應過來,胳膊肘就被陳平安抓住。

下一秒。

陳平安五指用力。

“哢嚓!”一聲,光頭劉的胳膊肘粉碎,短暫的麻木之後,淒厲的慘叫響徹會場。

“啊......我的胳膊!”光頭劉栽倒在地,殺豬似的哀嚎,震驚了全場。

趙雅震驚道:“陳平安,你廢了劉哥的手臂!”

“我已經提醒他了,是他自己不想要,我隻能勉為其難的收下。”陳平安一臉不在意。

“你瘋了吧!”趙雅驚怒:“你知道這是誰嗎?九爺的得力乾將,你廢了他的手臂,你不是找死嗎!”

王騰卻是狂喜,叫道:“小雅,這事和我們沒關係了。陳平安找死那是他的事。我們趕緊走。”

“可是,陳平安是為了救我......”

“小雅,陳平安不是真心救你,是想要感動你藉此要回丹方,你可千萬彆上當啊。”王騰咬牙切齒的說。

趙雅一驚,臉色驟冷:“陳平安,冇想到你這麼有心機。現在好了,玩砸了吧,看你怎麼收場。”

陳平安斜了一眼,哼道:“你想多了,我可不是要救你,而是找光頭劉算賬。”

“小雅你聽,我說的冇錯吧,這王八蛋根本不是真心救你。”王騰抓到機會,破口大罵。

趙雅眉頭皺了皺眉,看向光頭劉:“劉哥,這不關我們的事了,你要報仇就找他吧。”

隨後,趙雅又看向陳平安,冷哼道:“陳平安,我冇有讓你救,是你自己要為我出頭,那就要承擔後果。”

“王騰,我們走!”

光頭劉爬起來,忍著痛苦,盯著陳平安,冇有輕舉妄動。

敢廢他一條手臂,而且輕而易舉的捏碎無比堅硬的胳膊肘,這力量簡直離譜。

“你到底是誰?”

“劉哥,我想起來了。”突然,一個混子叫道:“他就是凶手,將黃毛打成植物人的。”

光頭劉臉色暗變,怒道:“小子,你夠狠啊。黃毛是我的人,你將他打成植物人,現在又來九爺生日宴會上廢我手臂,你想怎麼死!”

陳平安笑道:“一條手臂而已,不過纔剛剛開始......站著彆動!”

“你什麼意思?”

突然,光頭劉身子傾斜,再次栽倒在地上,視線中,他的左腿詭異的扭曲。

不知道什麼時候,被硬生生踢斷了。

“啊!”

光頭劉再也扛不住,涕泗橫流:“我的腿......啊,我的腿啊!”

“痛嗎?你打斷我父親的腿時,可曾想過會有今天。”陳平安麵無表情,又是一腳,將光頭劉右腿踩斷。

“哢嚓!”

骨頭斷裂無比清脆,傳達到每個人的耳朵裡,令所有人心頭情不自禁的揪了一下。

好狠!

眾人看向陳平安的眼神,滿是不可思議。

“這個蠢貨,覺得自己很威風,殊不知是在作死。以為救了江音竹,有江家這層關係,九爺不會動他!”人群中,魏長青眼中滿是鄙夷,嘴角掛著嘲弄之色。

光頭劉痛的當場昏死。

陳平安冇有離開,再次回到角落,把玩著紅酒杯。

好狂!

在場的權貴名流暗暗咂舌。

廢了光頭劉,冇有逃,竟然還留下來參加宴會。

這人到底什麼身份?

與此同時。

酒店天字號包廂,杜老九正在打著電話,臉上滿是堆笑:

“北刀大師,生日宴會已經開始了,您還有多長時間能到,我一直在等您?”

“啊,今晚抵達不了江城嗎?那真是太遺憾了。大師抵達江城,請務必聯絡我,我問您接風洗塵。”

掛了電話,杜老九重重的一歎。

“九爺!”這時,一門大漢闖進來,“九爺,出大事了!您快去看看吧!”

“什麼事?”

“在會場,劉哥被人廢了手腳。”

杜老九一怔,旋即臉色變得陰沉:“敢在我生日宴會上搞事情,嗬嗬,是城東的黑寡婦,還是城北的老頑童?”

“都不是,一個青年,不知道是誰。廢了劉哥竟然還不逃,在會場喝酒呢。”

“哦?”杜老九眉頭一挑,混了半輩子江湖,自然是個人精,吩咐道:“有點意思,將他帶來我見見。”

會場中,陳平安頗受關注。

都在等著看好戲。

江映雪聽到訊息,風風火火的趕來:“陳平安,真的是你廢了光頭劉?”

“不然呢。”

“你這傢夥!”江映雪張大了小嘴,隨後拉著陳平安,催促道:“走,我們快回家!”

陳平安笑道:“緊張什麼,不就是個小混子嗎,廢了就廢了,我已經手下留情了。”

江映雪急得直跺腳:“光頭劉是個小人物,但他背後是九爺啊。你還不逃,等著九爺來找你嗎?”

“是啊。”

江映雪:“......”

陳平安聳聳肩:“這是我的私事,我自己會處理,你不必過問。”

轟隆隆。

說話間,一群凶神惡煞的黑衣大漢包圍而來,為首的頭領冷冷道:“先生,九爺有請。”

糟了!

江映雪色變,攔在陳平安麵前,滿臉歉意的說:“我是江家二小姐,這是一個誤會,還請九爺寬宏大量饒我朋友一次,我江家一定重謝。”

“江小姐還是讓開吧,九爺的命令誰也不能違抗,否則後果自負。”

江映雪還想說什麼,陳平安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彆擔心,我去去就回。”

看著陳平安被一群黑衣人帶走,江映雪滿臉慌張,連忙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

“姐,你快想想辦法,陳平安得罪了九爺,被帶走了。你快給九爺打電話,求求情,晚了陳平安就要完蛋了。”家要破產,說我坑小雪的錢。”何婉晴雙眸怒瞪:“竟有這事!”魏長青指著臉說道:“你看看我這臉,就是證明!陳平安從中作梗不說,還叫人把我打成這樣。”“豈有此理!”何婉晴火冒三丈。“這個殺千刀的,和小雪分手了還在作妖,真是太可惡了!”“長青,你怎麼不報警將他抓起來?”魏長青歎道:“音竹求情嘛。叔叔阿姨,你是知道的,我對音竹一往情深,她求情我心一軟,也隻能吞了這口氣。”“叔叔阿姨,你們請回吧。我不敢要你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