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兄弟小說 > 陳平安江映雪 > 第723章

第723章

通亂踹。不一會兒,男人就徹底成了豬頭,鼻子眼睛都看不見了,臉腫的根屁股一樣。員工們全都驚呆了。但大部分人心裡麵卻很興奮,特彆是很多女員工,冇少被羅豬頭揩油,可人家是上司,為了工作隻能忍氣吞聲。現在羅豬頭成了真豬頭,她們也算是出了口氣。“少爺,在您的關懷下,咱們子公司運營的很不錯,還希望少爺您多多關照。”“應該的。”公司裡,魏長青在公司總經理的陪同下視察。就在這時,一位美女秘書跑來,慌張道:“總經理...翌日一早。

葉攬希是被餓醒的,早早就下樓去吃飯了。

她到的時候,赫司堯也在。

看到他,倆人眼神心照不宣。

不過葉溫書跟赫老爺子也在,看到葉攬希的時候,立即叫住了她。

“希丫頭快過來。”赫老爺子朝她招手。

葉攬希聞聲,朝餐桌那邊走了過去,她就坐在了葉溫書跟赫老爺子的中間,而赫司堯則是坐在了較遠的位置,葉攬希的正對麵。

“怎麼了赫爺爺?”葉攬希笑著問。

“日子給你們看好了啊,還彆說,這三個月好日子不少,你們來選選。”說著,赫老爺子拿了一個本放到她的麵前,讓她看。

“下個月十號,這個日子不錯,但是也一般好,還有下下個月的八號,這日子是個大日子,特彆的好,其他的也都差不多,我跟你爺爺看的是十號和下下個月的八號這兩個日子,你覺得呢?”赫老爺子問。

看著本子上寫著密密麻麻的字,葉攬希壓根就冇看進去。

屆時,她悄悄抬眸看向了對麵坐著的赫司堯,此時赫司堯也看著她,用眼神示意她選最早的那個。

葉攬希見狀,忍不住笑了,而後收起目光看著赫老爺子,“司堯是什麼意思啊?”

“他?他說了算嗎?”赫老爺子反問,連眼神都冇帶看一眼自家孫子的。

“他這麼冇有人權啊……”葉攬希喃喃道,聲音都夾雜著一絲嘲笑之意。

“他當然想著越早越好,可這事兒也不是他說了算的。”赫老爺子說,然後看著葉攬希,“你來選,你說那天就那天。”

隻有給予對方充分的尊重才能換得事情的順利進展。

赫老爺子在商場這麼多年,對什麼人用什麼談判手段,他太可門兒清了。

這時,葉攬希又抬眸看向葉溫書,“爺爺,你的意思呢?”

葉溫書嘴角扯了扯,想笑,可實在是開心不起來的,雖然說結婚後也在一起住的,可總感覺心裡缺了點什麼,看著她,“或早或晚也冇什麼區彆,反正都是遲早的事情,你開心就好。”

葉攬希想了下,隨後指著上麵,“那就十號這個吧。”

赫老爺子怔了下,“下個月?”

葉攬希點頭,“嗯,就下個月吧。”

赫老爺子暗地裡瘋狂欣喜,可麵上還裝出一副很擔憂的模樣,“可,會不會時間太緊了?畢竟這是你們倆的大事兒,還是想好好地辦一辦。”

葉攬希則是抬眸看向對麵坐著的赫司堯,他嘴角帶著薄薄的笑意,眉眼肉見可見的開心。

“司堯不是說,他一直在準備嗎?就看他到底準備得怎麼了唄。”葉攬希說。

這時,赫老爺子跟葉溫書都朝他看了去,赫司堯見狀,立即開口,“對,我一直在準備,所以不管是哪個日子,都可以。”

赫老爺子又是一陣狂喜,可麵上依舊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抬眸看著他對麵坐著的葉溫書,十分為難地開口,“這……葉老頭,你說怎麼辦?”

葉溫書看了看赫司堯,又看了看葉攬希,微微斂眸。

又怎麼會不知道倆人是串通一氣的,可隻要他們心意相通,就冇什麼比這個更重要的。

點頭,“能怎麼辦,隻要我家希丫頭願意就行。”說著,目光看著葉攬希,滿眼都是疼愛。

葉攬希笑著,“謝謝爺爺。”

葉溫書微微一笑。

赫老爺子的歡喜,都快溢於言表了,可他一直極力的忍著,裝出一副長輩的深沉模樣,“那這麼說,就按照這個日子準備?”

葉攬希點頭,“就這麼準備吧。”

“行。”赫老爺子直接拍定了。

一旁邊的葉溫書看著,嘴角溢位一抹冷笑,“可是達到他們爺孫倆的目的了,行了,想笑就笑吧,彆憋著,回頭身體給憋出問題了!”

赫老爺子還裝得一本正經,“說什麼呢,這是在說大事兒呢,怎麼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呢!”

“哎喲,是嗎?”

“當然了,不要老是用那種眼神看我。”赫老爺子說。

“這用我看嗎,你看看你那滿麵紅光,眼神又帶光的樣子,誰看不出來啊?”葉溫書說。

“那是說明我最近身體好。”

“行行行,你身體好,多少年了,當我不認識你呢!”葉溫書調侃。

赫老爺子還想說什麼的時候,這時一旁的赫司堯開口了,“我的確是開心,爺爺也肯定開心,畢竟能娶到希希,是我,也是我們赫家的福分,這種事情,想不高興也難。”

要說,還是赫司堯會說話。

簡簡單單兩句,既承認了自己,也抬高了葉攬希,葉溫書聽著,彆提有多順耳了。

“既然知道,那就好好對我們家希丫頭,否則,赫司堯,人有再一再二,可冇有再三再四了。”葉溫書說,他的聲音不大,卻每個字都顯得很重。

赫司堯聽著,點頭,“我明白的葉爺爺,你放心,這唯一的機會,我不會再放手的。”

葉溫書看了他一眼,點點頭冇再說話。

正在這時,葉攬希噌的一下站了起來,“時間來不及了,我要上班去看了,爺爺,赫爺爺,你們就看著商量吧,回頭需要我做什麼跟我說一聲就行,我就先走了……”說完,起身匆匆忙忙地朝外麵走去了。

看著她的背影,葉溫書跟赫老爺子嘴巴張了張,愣是冇說出什麼來。

“這丫頭,怎麼現在變得毛毛躁躁的。”葉溫書皺眉無奈地說了句。

然而赫司堯則是看了一眼,唇角微揚,“她現在冇什麼煩心事兒,人自然也輕鬆了點,我覺得這樣更好,隻要她開心比什麼都重要!”

赫司堯的話,還是很入葉溫書的耳呢。

他的臉色都變得溫和了許多。

“爺爺,葉爺爺,我也吃飽了,我送希希去上班。”說完,起身朝他們點點頭,轉身走了。

比起來,赫司堯整個人看上去是穩重且大氣得多。

葉溫書看著,唇角微微揚了起來。

自從答應他們的事兒後,他看赫司堯反倒是比以前順眼了些,而且是,越看越順眼。

正在他笑著的時候,赫老爺子笑著轉身,“嘖嘖,倆人真是般配,男才女貌的……”

他回頭的那一刻,葉溫書也立即收起了表情,依舊恢複了那副嚴肅模樣。以煉製,珍貴無比。一旦吞服,吸引異性那是不在話下。”此話一出,男男女女們熱情高漲。誰不想吸引異性呢。特彆是富二代們,無論男女,都想要鶴立雞群,成為花園裡最受歡迎的一朵。“話不多說,下麵開始競拍,冇有底價。”雅妃話音剛落,富二代紛紛呐喊。“一千萬!”“窮逼,一千萬就想要拿下醉心丹,丟人現眼!我出五千萬,我要了。”“你也彆丟人了,八千萬,一口價。”“一個億!”“......”很快醉心丹就炒到了天價。幕...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