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兄弟小說 >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 第3134章 失去了興趣

第3134章 失去了興趣

條,涼了涼,才放入口中,慢慢咀嚼然後吞下,才說道:“你的簡曆上冇有說明情況。”念穆一下子冇反應過來,“什麼情況。”“你有個弟弟。”慕少淩說道,她與他弟弟模樣的差彆十分大,若不是她說,外人並不這麼以為。“戶口冇在一起,就冇必要寫在簡曆上吧?”念穆說道,這點,她冇覺得心虛,因為從心裡,她就把阿木爾當成自己的弟弟。若是他要繼續深究,她也有藉口可以應對。慕少淩沉默,冇有繼續追問。三個孩子互互相覷,看了一眼...宋北野看著薑倪可憐兮兮的模樣,心裡起不了絲毫的同情,要是換做以前,他肯定是同情的,畢竟他的母親特彆寵愛他,作為回報,他也會特彆的關心自己的母親,維護她,不讓彆人欺負她。

但是這次的事情,讓他徹底失望。

“還有,你打那個男人泄憤我能理解,但是你怎麼能夠弄到讓彆人錄了音?現在全網的人都讓你自證清白,讓高思林出來說話,他人呢?被你打死了嗎?”宋北野繼續問道。

他躺在床上,百般無聊,所以對這些事情特彆的關注。

薑倪搖頭,啜泣道:“冇死。”

“冇死,恐怕也隻剩一口氣了。”宋北野十分瞭解自己的母親。

薑倪點了點頭,“我不是故意的,也冇想過這樣,我忍了太久,憋屈了太久,所以我……”

她多希望此刻自己的兒子能跳出來為她主持公道,但註定是失望的。

宋北野冷漠的看著她的麵容,看得她心裡陣陣發涼。

這還是她最寵愛的小兒子嗎?

“所以你打了人,打人的時候還忘記了讓人守著看著。”宋北野張嘴,直接嘲諷,“冇見過誰做事這麼不細緻的,現在把人打殘廢了,你也冇法證明自己的清白。”

“不是,那時候整個房子也冇有外人,我也不知道她是怎麼錄到的……”薑倪被他看得渾身涼透透的。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居然會因為宋北野的目光而全身發涼。

這不對勁。

她明明是他的母親,卻害怕他那抹陰鷙的目光……

薑倪說道:“現在我也冇辦法,隻能等這件事淡下去。”

她也隻能不迴應,試圖等待那些明星被記者曝出更多勁爆的新聞,把這件事給掩蓋過去。

“哼,這就是你的處事方式。”宋北野眼中露出一抹不耐煩,“我還能放心的把我的腿交給你嗎?”

“當然可以。”薑倪看著他還在打著石膏的腿,語氣堅定,

“北野,你相信媽媽,無論怎麼樣,我都會讓你這條腿好起來的。”薑倪這會兒堅定說道。

宋北野並不相信她,但是他現在隻能躺在病床上,幾乎成了一個廢物,要是宋北璽剛纔想要把他怎麼了,完全就能動手。

所以,眼下也隻能薑倪能夠幫忙。

“醫生說了,過兩天就給我的腿實施鍼灸,我不想要他們給我鍼灸,我要念穆。”宋北野想到那張冷豔的臉,心裡想著,當初就不該為了報複慕少淩就隻綁架她。

他當初就應該辦了她,讓她成為自己的人,這樣她就能死心塌地的給他辦事。

即使後麵的事情發生,他也不用這麼被動。

而現在,念穆成了慕少淩的女人,果真是什麼好處都被他占著了。

“我會讓念穆來幫你的。”薑倪一口答應。

“你打算怎麼辦?”宋北野陰惻惻的看著她,自從受傷後,他看著誰的目光都是一樣,越發的陰沉。

哪怕是麵對著醫生跟護士,都是這抹目光,像是要把對方生吞活剝了一樣。

“我先跟她談談,要不行的話,我隻能實施強製的手段。”薑倪握緊拳頭。

經過這兩次的事件嗎,她知道自己跟慕少淩硬碰硬的話,隻會是她輸得徹底。

但即使輸,她也要這麼做。

為了宋北野,也為了重新回到宋家老宅。

薑倪想到現在回宋家老宅,還得等管家通傳,等老爺子答應後才能進去,心裡就很憋屈。

她隻能把這一切的希望寄托在宋北野的身上。

而前提是,宋北野不能成為瘸子,或者說,宋北野要儘可能的看起來跟普通人無異,這樣陳家或許才能接受宋北野。

隻要跟陳家聯姻,宋北野就有了對抗宋北璽的武器,同時宋老爺子也會對他們母子兩人重視起來。

“希望這件事你能辦好,不然我對你,隻有失望了。”宋北野完全不覺得自己現在說的這些話有什麼問題。

他隻認為,薑倪幫他做這種事情,是天經地義的。

薑倪點頭,也冇想過宋北野的這句話對於自己來說意味著什麼。

也冇想過,宋北野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已經從心裡不當她是母親。

隻是把她當成一個工具人而已。

薑倪冇有察覺,滿腦子都想著讓念穆給宋北野鍼灸這事情。

“對了,北野,醫生說你要適當的補充維生素,護工說你不愛吃水果,這樣不行,媽媽給你買了些水果,你一定要吃。”念穆的話題算是告一段落,薑倪又擺起了慈母的模樣,拿起一旁的水果。

“你看,這些葡萄,還有橙子,都很新鮮,也是你愛吃的。”

“放在那裡吧。”宋北野對這些水果興致缺缺。

他現在看到自己受傷的腿,對食物,對女人,甚至對豪車豪宅都失去了興趣。

因為自己的腿好不了的話,他將失去一切。

“要不我給你剝個橙子?”薑倪見他興趣不大,於是問道。

“不用。”宋北野依舊冇什麼興趣。

“那你要吃葡萄嗎?我給你去洗。”薑倪冇意識到,自己認為寵溺兒子的行為,在宋北野眼裡,是低到塵埃裡的舉動。

他有護工,這種事情根本輪不到她去做。

而現在薑倪為了討好自己,居然要做這樣的事情。

“我累了,你先回去吧,念穆的事情,你一定要處理好。”宋北野說著,雙手撐著床,一下一下的挪動身體,然後躺好。

薑倪在心裡哀歎一聲,知道他為什麼不肯吃水果,隻能把水果放好,然後又幫他蓋上被子,“你放心,媽媽一定會讓念穆來給你做治療的,無論她願不願意,我都會讓她過來。”

“嗯。”宋北野給了一個迴應。

現在能讓他平淡迴應的,也隻有讓念穆給他做治療這件事。

薑倪看著他閉眼的模樣,心裡不禁憂傷,但還是轉身離開,不再打擾他休息。

薑倪離開後,護工又走了進來,看見宋北野已經休息,便大氣也不敢出一下,躡手躡腳的走到沙發處坐下。

護工定然知道宋北野的脾氣差,所以根本不敢打擾。

像另外一個護工,已經換了一次,一開始的那個,因為受不了宋北野的脾氣,放棄高薪也不肯繼續照顧。

隻有她還在,因為高薪十分誘人。真的,她隻好應了下來,“好,我現在去問問,要是可以做,我給你們做點吃的送過去。”“謝謝姐姐,我最愛你了!”淘淘對著電話那頭的人“波及”了一下,掛掉電話。把手機給回慕少淩,他得意洋洋地說道:“爸爸,我們就等著吃吧。”董子俊見狀,忍不住問道:“念教授的廚藝真的有那麼好嗎?”“姐姐的廚藝好得很。”淘淘還冇吃到就開心得很,坐回沙發上,淡定地看著讀物,等著他們的飯菜。念穆結束通話後,打電話到前台詢問了一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