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兄弟小說 > 萬古第一劍 > 第1章 北玄劍帝

第1章 北玄劍帝

忙解釋道:“姐,我剛跟弟弟在開玩笑呢,沒欺負他!”陳雪看了一眼陳修,那張清冷的臉頰逐漸變得殘忍猙獰起來,冷笑道。“瞧你那點出息,一個泗水饅頭算什麼,要玩,就得玩這個!”陳雪手中忽然出現一條長滿著屍斑的蜈蚣!“嗜蜈蚣?”見到這蜈蚣,陳修微微一怔,旋即出了猙獰可怖的笑容。嗜蜈蚣乃是一種非常狠毒的折磨人手段,一旦放耳朵之中,所散發出來的毒,會讓人生不如死,猶如被億萬隻螞蟻同時在上咬一般。“姐,把這嗜蜈蚣...寧國,蠻山鎮。

陳家。

大院之中,樹林蔭蔽,一名穿淡藍的華貴衫,腰帶白玉的年緩緩走來。

他雙眼無神,角流著哈喇子,模樣癡呆。

他見人就傻嗬嗬的笑。

口水順著咧開的角落,將他前的乾凈衫沾,散發著一種刺鼻的惡臭。

無論是下人或者族中子弟,都對他離得遠遠的,眼中出鄙夷之。

“唉,堂堂蠻山鎮的絕世武道高手,居然生出了這麼一個傻兒子!”

“可悲,真可悲!”

過往的下人莫不搖頭,臉帶憾之。

年名為陳峰,是蠻山鎮出了名的傻子。

陳家在蠻山鎮乃是大族,家財萬貫,族更有武道強者坐鎮,強勢至極。

而讓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這蠻山鎮強大的陳家家主,卻生了個傻兒子。

今年已經十七歲,智力卻連六歲孩都不如,在蠻山鎮引起了不小的笑話。

典型的虎父犬子!

“來,弟弟,這個饅頭給你吃!”

忽然,一個同樣穿華貴服飾的年在前方出現,手裡拿著一個饅頭,臉帶玩味笑容。

饅頭上麵沾著泗水,顯然是從臭水裡打撈上來的,臭氣熏天。

“嗬嗬,二哥你真好!”

陳峰流著哈喇子,眼睛微微放,傻乎乎的走了過去。

“那是,誰不知道,整個陳家之,二哥對你,可不是一般的好,你可得對我多恩戴德的!”

陳峰就要從陳修手中接過那泗水饅頭。

不過就在這時,一名十**歲的俏丫鬟陡然從院中沖了出來,將那泗水饅頭從陳峰手中拍落。

“爺,這個不能吃,臟!”

“一個死丫鬟,也敢來阻我,滾!”

陳修臉龐上的五扭曲起來,掌心抬起,一掌扇了過去,將那名丫鬟給狠狠得打趴在了地上。

接著,他就撿起那泗水饅頭,繼續臉和善的笑容,遞到了陳峰前。

“乖哦弟弟,快吃吧,這饅頭可是二哥特意為你準備的!”

陳峰看了一眼手中的饅頭,搖了搖頭。

“不行的,寶兒姐姐說不能吃的東西,那就一定不能吃的,我要聽寶兒姐姐的話!”

寶兒是指剛剛的丫鬟,這是陳峰的丫鬟。

“你說不吃就不吃嗎?給我吃進去!”

陳修掐著陳峰的,作勢就要將這泗水饅頭塞進去,眼中滿是一種變態的猙獰兇意。

陳修之所以敢這麼肆無忌憚的待陳峰,主要的原因,還是陳峰並非是嫡出的。

之前陳峰的父親喝醉酒,大發酒,把府的一名丫鬟強行給睡了,這才生出了陳峰。

興許是想到自己濫生下的兒子,而且還是一個傻子,所以陳峰的父親始終沒有把陳峰真正當自己的親生兒子。

而陳峰自然就了陳修這些陳家年輕子弟的發泄工。

就在陳修即將要把泗水饅頭塞進陳峰裡時,一道冷喝之聲,忽然從另一方向傳了過來。

“住手!”

院之中,另一名著淡藍的走了出來,後者材窈窕,容貌麗,頗有些清冷氣質。

“姐?”

見到這名麗,陳修眼底出一些懼意,他們兩人,都是大長老的孩子。

“小姐,你快救救爺吧!”

一旁的寶兒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立即跑了上來,跪在地上磕頭祈求。

然而,陳雪看都沒看一眼,徑直走到了陳修前。

興許是那一清冷的威嚴,讓陳修心底有些發怵。

陳修臉上出一抹尷尬的笑容,趕忙解釋道:“姐,我剛跟弟弟在開玩笑呢,沒欺負他!”

陳雪看了一眼陳修,那張清冷的臉頰逐漸變得殘忍猙獰起來,冷笑道。

“瞧你那點出息,一個泗水饅頭算什麼,要玩,就得玩這個!”

陳雪手中忽然出現一條長滿著屍斑的蜈蚣!

“嗜蜈蚣?”

見到這蜈蚣,陳修微微一怔,旋即出了猙獰可怖的笑容。

嗜蜈蚣乃是一種非常狠毒的折磨人手段,一旦放耳朵之中,所散發出來的毒,會讓人生不如死,猶如被億萬隻螞蟻同時在上咬一般。

“姐,把這嗜蜈蚣,放這傻子的耳朵裡去,可比什麼泗水饅頭要好玩的多了,隻不過姐,這樣會不會把他給玩死了,以後我們就沒得玩了!”陳修可惜的道。

“不會的,這嗜蜈蚣毒雖然強,但還不至於弄死他,隻會讓他千刀萬剮的滋味!”陳雪殘忍的笑道。

“這個好!”一聽這話,陳修立即興起來,跑上去將陳峰的四肢給按住。

“姐,快來,我把他按住了!”

陳雪立馬跑上去,拿著蜈蚣就要放陳峰的耳朵之中。

“不要,我不要玩,我不要玩!”

陳峰力掙紮著,著那條蜈蚣布滿了恐懼之,不過在陳修強的束縛下,任他如何掙紮都沒有什麼作用。

陳雪臉頰出猙獰的笑容,將蜈蚣放他的耳朵之中。

“啊!”當即,撕心裂肺的淒厲慘聲,響了起來。

陳峰立馬在地上打滾起來。

強烈的毒,迅速得流淌過他的全筋脈,那猶如億萬隻螞蟻在上咬。

陳峰臉上的五幾乎扭曲了一團,拚命的抓著自己的皮,即便是把皮給抓出來了,都不停下。

劇難耐!

“爺,您沒事吧,爺!”

“爺……”

寶兒也迅速沖了上來,雙眼通紅,將陳峰抱在了懷中,看著陳峰痛苦折磨的模樣,心裡滿是無助!

憑什麼老天這麼不公!

憑什麼這些惡人就可以滋潤的活在這世上,逍遙法外!

當個傻子還不夠嗎?

憑什麼要這麼折磨人!

憑什麼!

“好玩,太好玩了,姐,你看見沒!”

陳修臉上出狂喜的笑容,猙獰的眼神盯著陳峰滿地打滾掙紮的模樣。

陳峰愈發痛苦掙紮,他心底就愈發滿足。

“下次多抓幾條嗜蜈蚣!”

陳雪軀也忍不住激起來,臉頰也滿是暢快。

這等人的滋味,讓無比舒暢!

忽然這時。

蔚藍的天空之上,一道雷霆陡然貫穿天地,劈落而下。

轟隆。

雷霆將陳峰的軀盡數籠罩,金燦燦。

一大記憶,猶如洪流般,從陳峰的腦海之中席捲了上來。

“我是誰?我是陳峰?”

“不,我不是陳峰,我是北玄劍帝!”

“這裡是哪?”

陳峰猛然睜開了雙眼,眼睛變得赤紅起來。

前一世的他,站在了武道巔峰,在劍道與丹道之上,擁有著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就!

他不僅煉製出了帝品丹藥,還開創了九靈火與九靈火融合的煉丹**,在煉丹界被封為丹帝,引領了一場前所未有的革命。

他更是一名以劍道獨步天下的劍帝,以一劍斷星空的恐怖實力,建造了星空第一聖地,劍龍聖地。

然而,取得了這些就他並不滿足,他還想更進一步,達到傳說之中的神王境,破碎虛空,化凡為神,與天地同輝,日月同壽。

為此,他進了虛神界十死無生的虛空地,經過重重兇險,最終找到了當年虛空大帝留下的虛空法典。

可是他做夢都沒想到,當他了慘烈傷勢,帶著虛空法典重回劍龍聖地時,卻遭到了池瑤仙子與八大武帝的埋伏,在那重傷之下,他自然是不敵,就此隕落!

“池瑤仙子,你好狠的心啊,為了這本虛空法典,不惜聯手八大武帝對付我!”

“可是你做夢都沒想到吧,在虛空地,我還得到一枚聖道果,並將它吞服了,我沒死,我還活著!”

葉北玄嘶啞著嚨,鼻息間著沉重的呼吸,似乎有些抑不住自己心的滔天憤怒!

八百年!

對於池瑤,他是掏心掏肺的付出!

當年他天賦異稟,無人能及,哪怕是那些號稱天之驕子,上天寵兒的絕世天才,都被他鎮在劍下!

而池瑤仙子,自然也趕不上他的修為速度!

為此,他甚至不惜冒險進各大死亡地,奪取各種機緣與天材地寶來給,這些死亡地,都是十死無生的生命區!

好幾次,他都差點喪命在那些死亡地。

而這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能讓池瑤趕上他修為的步伐!

可是到了最後,池瑤居然為了一本虛空法典,背叛自己!

八百年的夫妻,如同過往雲煙。

他做夢都沒想到,池瑤的心中,證道神的夢想,永遠比他還要重要!

想到這裡,他就恨不得沖上虛神界宰了那個盡萬人敬仰的仙子。

“池瑤,你想不到吧,聖道果有一個作用,可以借屍還魂,我還活著,我沒死!”

“有了這本虛空法典,一百年的時間,不,三十年!”

“我隻需要三十年,我就能重回虛神界!”

“池瑤,我一定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葉北玄眼底出滔天的恨意!

在讀取了這的記憶之後,陳峰眼中就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天武大陸,蠻山鎮,陳家,傻子?”

“看來,我是又回到天武大陸了!”

想他前世,殺得天武大陸所有絕世天才膽寒,卻沒想到,重活一世,他又回到天武大陸了。

“這是……嗜蜈蚣?”

當陳峰讀取了記憶之後,立即運轉功法,週一震,一條蜈蚣立即順著他另一邊的耳朵被他震了出來。

手握這嗜蜈蚣,陳峰趕忙掀起了自己的衫。

猙獰可怖的傷疤,幾乎遍佈整。

這些傷疤,全是用鞭子狠狠得打出來的,新傷覆蓋著舊傷,傷痕累累。

有的甚至還用鹽水澆過。

這些傷疤加起來總共都不低於百道了。

饒是他看了,都覺得有些目驚心。

“好狠毒的心!”

陳峰眼底出了森然的寒意。

他沒想到,這的前生,居然還到了這麼多的待。

無冷漠的父親。

抑鬱早亡的母親。

“嗬,居然活得這麼慘?”

陳峰氣笑了。

這些傷勢,全是陳家的年輕子弟乾的,當然,還不缺乏一些老一輩的人折磨!

“姐,蜈蚣跑出來了?”

“快,趕把這蜈蚣繼續塞回這傻子的耳朵裡去,我還沒玩夠呢!”

陳雪忽然沖了上來,臉頰出變態的猙獰之。

這時,陳峰忽然抬起頭來,猶如九幽之地傳出的冰冷殺機,從其深邃眸子中迸而出。

空間彷彿凝固起來!

那一眼,竟是震懾得陳雪軀驟然停下,一臉驚疑不定的看著陳峰。

竟是覺自己被一頭洪荒猛給盯上。

“想用蜈蚣我?”

“就你?”

“也配?”

陳峰看了一眼手中的蜈蚣,眼中出玩味的笑容。

陳雪嚥了咽口水,心底出不好的預,這種布滿死氣的眼神,是殺過多人才能擁有的?

唰。

忽然,陳峰活了一下筋骨,一詭異玄奧的波,從他腳下漾開來。

下一霎那,他的軀直接在眼前憑空消失了!

陳雪眼瞳猛得收了起來,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拳就已經狠狠得砸在了的膛之上。

砰。

頃刻間,陳雪一口噴了出來,眼瞳瞪大,不敢置信。

這是什麼樣的力氣和速度?

這傻子,怎麼可能有這實力?

“這蜈蚣送你吧!”

說著,陳峰就將這條還未死去的蜈蚣,鉆進了耳朵裡去。

“啊……”

當即,淒厲的慘聲響了起來。

這次到陳雪在地上拚命的打滾,痛苦掙紮。

“姐……”

聲音有些抖。

“你敢我姐?”

陳修抬起頭,猙獰的看著陳峰。

沒有毫的猶豫,劍拔起,朝著陳峰就沖了過來,直接砍向了陳峰。

陳峰軀靈敏如猴,幾招之間,就躲了他的劍招。

“孩子,劍不是這麼用的!”

“讓本座來教教你,劍該如何用!”

忽然,陳修手中的劍手,不知何時,被陳峰搶奪到手。

一道劍猶如星空極般,在空中閃爍而過!

下一刻,

一顆人頭毫無征兆的落地!

秒殺!

隨後,陳峰來到了在地上打滾的陳雪上,眼神冷漠的看了一眼。

“你殺了我弟?”

陳雪赤紅著眼瞳,抬起頭,眼中森然殺機彌漫。

“我宰了你!”

“我要你碎屍……”

狠話還沒說完,陳峰已經一腳狠狠得掃出去。

砰。

一顆腦袋,猶如繡球般,從陳雪上飛了出去。

頭與分離,鮮噴灑而出。

濃厚的腥味道,彌漫了整個陳家大院。

“幾個螻蟻雜碎,便宜你們了!”

陳峰吐了一口唾沫,轉便走出了院。

靜這麼大,陳家的許多人都沖了出來。

然而當他們看到現場淋淋的一幕之後,完全懵了。

陳雪,陳修。

大長老的兩個兒子,全被宰了!

人頭淋淋的!

遠陳峰的丫鬟,也完全愣住了!

被雷劈中之後,陳峰好像徹底換了一個人。

戰力無敵,出手心狠手辣!

殺人毫不拖泥帶水的!

院之中,大長老聽到靜,也跑了出來,然而當他看到地上的兩無頭屍後,軀猛得一。

“修兒,雪兒?”

大長老瞪大了眼瞳,猩紅的漸漸的從眼中攀爬了上來,滔天的殺機逐漸溢位。

難以置信。

他的兩個孫子都被人殺了!

“是誰乾的?這是誰乾的?”

大長老眼中含淚,嘶啞著嚨,悲憤厲吼道。

“回大長老,是……是……是陳峰!”一名下人抖的道。

“陳峰?那個傻子?”

大長老不敢相信。

那個傻子,他怎麼有本事能夠殺得了陳修和陳雪?

“大長老,這是真的,很多下人都看見了!”那名下人道。

聞言,大長老臉微怔。

但旋即,滔天殺機彌漫。

“抓,把陳鋒給我抓回來!”

大長老雙眼赤紅。

債,

需要償!活在這世上,逍遙法外!當個傻子還不夠嗎?憑什麼要這麼折磨人!憑什麼!“好玩,太好玩了,姐,你看見沒!”陳修臉上出狂喜的笑容,猙獰的眼神盯著陳峰滿地打滾掙紮的模樣。陳峰愈發痛苦掙紮,他心底就愈發滿足。“下次多抓幾條嗜蜈蚣!”陳雪軀也忍不住激起來,臉頰也滿是暢快。這等人的滋味,讓無比舒暢!忽然這時。蔚藍的天空之上,一道雷霆陡然貫穿天地,劈落而下。轟隆。雷霆將陳峰的軀盡數籠罩,金燦燦。一大記憶,猶如洪流...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