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兄弟小說 > 官場之財色誘人 > 第一章 玉鸞湖秘聞

第一章 玉鸞湖秘聞

的彩。“姚澤,你說我都等你這麽多年了,你就不能從了我嘛?”一個長相秀,打扮斯文得的孩子乖巧的蹲在姚澤邊,白芷的小手中著一綠油油的小草,水靈靈的大眼睛著邊帥氣的男子撅著小幽怨的說道。孩名唐敏和姚澤是一個科室的同事,說來好笑,其實他們大學也在同一所學校,大學那會,學校舉辦了一次春節文藝匯演,姚澤的一首歌曲打了無數學生的心扉,當然唐敏也是其中一個,從那時起唐敏便開始的關注姚澤,最後如中毒一樣深深的喜歡上...更新時間:202--0

玉鸞湖的湖是靜的,宛如明鏡一般,清晰地映出藍的天,白的雲,紅的花,綠的樹。湖的對岸有一座大山,山高聳雲,樹木繁盛,映襯著玉鸞湖的湖水,顯得寧靜而優,有些時候玉鸞湖的湖麵上會泛著一片青煙似的薄霧,遠微山,隻約辨出灰朦的山影,似真似幻好不真實,給這一方地增添了一份神如斯的彩。

“姚澤,你說我都等你這麽多年了,你就不能從了我嘛?”一個長相秀,打扮斯文得的孩子乖巧的蹲在姚澤邊,白芷的小手中著一綠油油的小草,水靈靈的大眼睛著邊帥氣的男子撅著小幽怨的說道。

孩名唐敏和姚澤是一個科室的同事,說來好笑,其實他們大學也在同一所學校,大學那會,學校舉辦了一次春節文藝匯演,姚澤的一首歌曲打了無數學生的心扉,當然唐敏也是其中一個,從那時起唐敏便開始的關注姚澤,最後如中毒一樣深深的喜歡上姚澤,大二唐敏對姚澤展開了追求,可是那個時候的姚澤已經有朋友了而且的死去活來,他果斷的拒絕了唐敏,這孩子格說來也倔強,當時說出了這輩子非他不嫁的玩笑話,當然姚澤那個時候認為是稚的玩笑話,唐敏對他的嘲笑置若罔聞,大學四年堅持著沒有談過一次,任憑追的人排隊排到學校後巷都不予理睬。

好不容易等到大學畢業,姚澤和他朋友誌向不同而且因為一些別的原因最終勞燕分飛,唐敏覺得機會來了,再一次表白,當時姚澤因為沒有走出誤區再次拒絕了唐敏。

後來姚澤在父親的幫助下,到了政府機關工作,沒想到這個死丫頭竟然也果斷的跟著姚澤混進了機關單位,姚澤現在對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到一個頭兩個大。

不過姚澤有時候也會納悶現在想進市政府這種機關單位簡直是比登天還難,如果不是姚澤的父親花了不錢,打點一切,恐怕也是休想混進製,讓他沒想到的時,唐敏輕輕鬆鬆就給混進去了,姚澤問的時候也隻是神的笑笑,說是。

不過在機關單位上班是非常無趣的,還好他們一個科有幾個好釣魚的經常會邀約到一起,到玉鸞湖釣魚,下午去的時候帶上一些生的食,傍晚時分便支起烤架連帶這釣的魚一起烤著吃,在這個繁華、喧鬧、張的都市中,這一方寧靜的土地不能不說是給他們躲清閑的好地方。

姚澤旁邊一個戴眼鏡的男人名張濤在機關混了五六年還是原地踏步的老樣子,姚澤才進一科的時候,發現張濤在一科混了六年還是那副慘樣,當時還笑話他不思進取,等他自己在機關裏麵混了一年後才深刻的會到,還真如張濤所說的一樣,上麵沒人,就等於是在機關混吃混喝等死的,再怎麽努力都是徒勞,還不如想開一點,至在機關工資有保障福利也還不錯。

張濤見唐敏那副乖寶寶模樣不由得覺得好笑,唐敏平時對誰都是理不理決人於千裏之外,追的人也不,唯獨對姚澤那是著往上麵倒人家還不願,張濤抬起手中的魚桿了一下魚鉤,又甩進湖中,調笑的對姚澤說:“喂,我你就把給收了得了,省得二科的那幾個小子惦記的流口水。”

“嘖嘖,瞧瞧唐敏那可的小臉蛋,都能滴出水來了,你忍心嗎?你說要材有材要模樣有模樣,家庭條件也好,不知道你還在猶豫什麽?該出手時便要大大方方的出手,鮮花一朵不摘白不摘。”

“就是,就是,這話說的我聽,所以人都覺得我們合適,就你還對我挑三揀四,老張下個禮拜把你媳婦和孩子上我請你們一家吃大餐。”唐敏雖然知道張濤在調笑,但是就是高興,就是要讓姚澤知道別人都不下去了,你還好意思忍心拒絕我。

“嘿嘿,那好,正好這段時間有些饞了,那我們說定了,去吃維納斯的海鮮。”

“,沒問題,隻要你把姚澤給說服了,別說是海鮮了,請你吃龍都行。”唐敏說出興趣來,向著張濤那邊湊去,豪放的說道。

姚澤瞟了一眼邊沾沾自喜的張敏文,說實話,長的的確很漂亮,鵝蛋臉,翹翹的鼻梁,白芷如玉的,水靈靈的大眼睛,這副亭亭玉立的模樣,任誰也不敢說醜,但是姚澤打心眼裏隻是把他當妹妹,要說沒那是假的,但這份也隻是這些年來積攢的如親人般的,他心裏其實也是對唐敏有些疚的,但這東西,強求也是強求不來的,假如他真的答應了唐敏,而自己對又不是那種的覺,到頭來不還是害人害己嘛。

對於他們兩人的話,姚澤本不予理會,懶得接他們的話茬,他靜靜的握著釣魚竿,目向了遠若若現的大山,腦海中浮現一個冷豔麗的影來,心裏歎道,也該回來了吧!!!

傍晚,他們將無汙染烤架支好以後拿出帶來的生、火、串、調味料,以及剛才釣起來的魚放到了烤架上,開始了趣味燒烤。

姚澤見他們忙的不予樂乎,便懶得手,將地毯鋪在了綠草叢中躺著仰星空,心裏開始有些惆悵起來。

他畢業以後突然決定進製也隻是當時的一時衝,他進製的真正原因是因為他朋友和一個高二代的兒子跑了。

跑的很徹底,沒給他一點解釋的機會。

那個男人出現之後,將他打的毫無還手之力,當然不是**上的捱打,隻是權利這東西真的有那麽吸引人嘛?甚至於他們四年的竟然敵不過二代的一句話。

姚澤不明白的問他朋友為什麽,而那個男人囂張的搶著回到道:“因為我有權利,而你沒有!”

所以姚澤混進了製,決定混出個人樣來,他要讓那個人後悔,後悔當初做的決定。

“想什麽呢,這麽嚴肅。”

唐敏拿著兩罐啤酒走了過來,打斷了姚澤的思路,遞給姚澤一罐,然後在他旁邊坐下,澤紅潤的小湊到瓶口小小的抿了一口,一臉溫的盯著姚澤說道:“又在想那個人?”

“有什麽好想的,早就忘了。”

姚澤笑著將啤酒開啟,咕噥咕噥猛的喝了一口,覺得心舒暢不,轉頭著唐敏,唐敏因為喝了點啤酒,小臉紅撲撲的彷彿能溢位水來,著可的小模樣,姚澤心頭一又暗自歎息一聲,勸的說道:“你這是何苦呢,放著大好的青春不去過,何必要這個罪。製裏麵都是些大老爺們待的地方,別傻了,該幹什麽幹什麽去。”

聽了姚澤的話,眼圈微微泛紅強忍著不讓眼淚流出來,狠狠的悶了一口啤酒,一酒氣上湧,嗆的不停的咳嗽俏臉憋的通紅上去可憐兮兮的,不去管姚澤的話,眼神倔強的著姚澤說道:“不用說那麽多,我的毅力你不是不知道的,而且我認定的事是不會改變的,這麽多年都等了,還有什麽好在乎的。”,咬著下,幽幽的瞪了姚澤一眼,繼續道:“除非有一天我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否則這輩子和你死磕到底。”

“說什麽胡話呢。”

姚澤瞪了一眼,然後無奈的保持了沉默,唐敏剛才酒喝的有些急了,此時有些上頭,腦袋一陣眩暈,壯著膽子溫的靠在姚澤的懷裏,微微閉上了眼睛,長長的睫上不知什麽時候掛上了一層水霧,姚澤微微一怔後,歎息的預設了的舉,而此時唐敏的角微微翹起,心裏滋滋的,俏麗的臉上滿是幸福。

燒烤吃完,啤酒也喝的差不多了,姚澤覺肚子裏麵的水瞥的快要撐出來了,就和張濤說了聲,跑到道路另一旁的蘆葦地中去解決,剛剛放完水,將拉鏈拉好,轉見一輛轎車在不遠的黑暗角落裏停了下來,姚澤心裏一咯噔,難道是玩車震的?

很快這個想法就被否認了,隻見車子停穩熄火之後,一男一很快的從車子走了出來,男子迫不及待的拉著那名不清麵貌的子朝著草叢深走去,姚澤心裏有些激起來。

隻是聽別人說過野戰這麽回事,自己還從來沒見識過,好奇心以及心裏的**促使他躡手躡腳的朝著那對男的方向去。

黑燈瞎火夜深人靜的,姚澤作不敢太大,在他們附近一個蔽的地方停了下來,慢慢的蹲下子,拿眼瞧去,隻見那男子好像很猴急似的,的抱住子的,深深的嗅著子的發香彷彿要將子生吞了一般,一雙大手已經不老實的攀上了那對拔的玉峰之上。

子的狀態被慢慢的調撥起來,嚨裏斷斷續續的嗚咽著什麽,並且夾雜著一若有如無的聲,那子反抱住男人的脖子,被調撥的有些不了,主尋著男子的親了過去,那嫵人的模樣狠狠的刺激了姚澤一把,下麵也慢慢的有了反應。姚澤,大二唐敏對姚澤展開了追求,可是那個時候的姚澤已經有朋友了而且的死去活來,他果斷的拒絕了唐敏,這孩子格說來也倔強,當時說出了這輩子非他不嫁的玩笑話,當然姚澤那個時候認為是稚的玩笑話,唐敏對他的嘲笑置若罔聞,大學四年堅持著沒有談過一次,任憑追的人排隊排到學校後巷都不予理睬。好不容易等到大學畢業,姚澤和他朋友誌向不同而且因為一些別的原因最終勞燕分飛,唐敏覺得機會來了,再一次表白,當時姚澤因為沒有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