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兄弟小說 > 王妃每天都在調戲戰神 > 第1章 別碰我

第1章 別碰我

燥的土腥氣。花錦被製在地上,心中發急,不行,得想想辦法,不然真會被玷汙了。了服的男人走過來,花錦在子被扯掉的一瞬,凝了凝神,覺到一細小的,悉的五行異能能量,迅速在周遊。太好了,魂穿來了,異能沒丟。在末世裡,花錦是個稀有的全係五元素異能者,可以調金木水火土五種基礎元素,移山填海,無中生有,對上輩子的花錦來說,並不是一件難事。然而,現在的再怎麼努力的,也隻能從這裡,到一點點的木係異能能量的波。木係司生...滿天繁星,寒風從九天吹落。

荒山裂土,樹木乾枯不見半點綠意,寒風中帶著沙礫,了無人煙的方圓裡,矗著一座破爛木屋。

屋中燭火搖曳,幾個五大三的男人,看著躺在地上的娘,桀桀笑著,出一口黑黃大牙。

“這兒白細膩,十兩銀子可真是值了。”

為首的匪賊頭子,在眾人的注視中上前,朝花錦的襟出了魔掌......多好看的小娘皮,青鬢黛眉,若點絳,臉盤兒上雖有臟汙,卻五致端秀,雙眸閉,眉宇間有這些痛苦的設。

旁的男人出兩隻手來,握住地上人兒的纖細足腕。

花錦迷迷糊糊間,隻覺無數隻大手在上遊弋,微微的睜開眼,羽睫微扇,朝著向口的一隻手打去,

“別我!”

“居然還有力氣打人?”

被打了手的匪賊頭目含著一惱意,一把揪住花錦的領,宛若拎起一塊破布,眼中帶狠,

“醒了就喚兩聲,爺們兒最喜歡聽你。”

說完,他一掌扇在花錦臉上,打的花錦眼冒金星。

又甩手將丟在地上,急不可耐的大起來,

“把摁住,快!”

說著,他就開始服。

幾個男人上前,摁手的摁手,摁腳的摁腳,又有來扯子的,把花錦製在地上一不能。

人堆中的花錦隻覺得背後被石子硌的疼,腦中一痛,記憶碎片化的了的腦海。

天景國腹地三年大旱,顆粒無收,殍遍野,不就是整個村子出來逃難。

花錦跟著阿孃和哥哥妹妹一起往北逃難,去投奔在北方當兵的阿爹。

結果花家大郎於前日暈,在破廟中了一日。

花娘子為了給兒子換吃的,就把大兒花錦以十兩銀子和一包吃食賣給了匪徒。

為了怕大兒反抗,花娘子還親自給餵了迷藥。

結果藥量過大,導致本來就得虛弱的花錦,直接一命嗚呼,被同名同姓的末世靈魂穿越附。

花錦冷笑,真是個“好母親”。

荒涼的空

氣中,夾雜著乾燥的土腥氣。

花錦被製在地上,心中發急,不行,得想想辦法,不然真會被玷汙了。

了服的男人走過來,花錦在子被扯掉的一瞬,凝了凝神,覺到一細小的,悉的五行異能能量,迅速在周遊。

太好了,魂穿來了,異能沒丟。

在末世裡,花錦是個稀有的全係五元素異能者,可以調金木水火土五種基礎元素,移山填海,無中生有,對上輩子的花錦來說,並不是一件難事。

然而,現在的再怎麼努力的,也隻能從這裡,到一點點的木係異能能量的波。

木係司生命力,雖不能如上輩子那般催生萬,卻稍稍能恢復一些這的力。

地上,花錦猛的一掙,映眼簾的便是一片黑黃的天。

咳嗽一聲坐起來,灰頭土臉左手一推,右手一推,再踹一腳,竟然把摁住的幾個男人都推開了。

屋子裡的一眾男人不敢置信,拳掌,準備再撲上去。

有個男人的手裡,拿著一把不知哪兒來的鐵鍬,氣惱的直接朝著花錦的頭打下來。筆趣庫

花錦的頭一讓,手,一把抓住了鐵鍬的柄,冷眼看著撲過來的幾個男人。

後,有男人站起,撲向花錦,手中的鐵鍬一揚,都沒有回頭,便拍中後男人的腦袋,“啪唧”一聲,該腦袋被拍了爛黃瓜。

匪賊頭目轉便跑。

花錦拖著鐵鍬,腳點地躍起,在空中時,就一鐵鍬拍下去。

若驚鴻落地,轉要跑的男人翻了個白眼,頭頂流下一條殷弘的流,他無力跪下,倒地不起。

頭頭兒著子死了。

一屋子流河。

下一瞬,花錦的腳一,調異能才勉強有了些力氣的,宛若癟了下去的氣球,直接蔫了。

坐在滿屋的屍中,花錦想起這一場被親娘賣了的鬧劇,這世道,可真媲末世了。

親?末世裡本就沒有,也不強求,隻冷笑一聲,花錦撐著鐵鍬挨個兒的搜了一遍地上幾個男人的。

從他們的上找出來一點吃的,還有一些銀子。

吃完幾個乾餅,花錦搖晃著躺在了淋淋的地上,打算歇歇,等積蓄一點異能能量,再想辦法。

風中,細碎的聲音響起,彷彿還有人息。

地上的花錦又睜開眼睛,循著那一道微弱的生息找過去,用鐵鍬撥開一些雜,雜後麵,躺著一個暈迷的黑年。

皮白細,骨相清雋,在骨而不在皮。

花錦端詳著這年,是的,估計是這貨匪賊瞧他好看,擄了來玩弄的。

又見年著整齊,想來還未遭遇毒手。

他著錦服,黑繡著繁復的同雲紋,也不是個窮苦人。

目一瞟,落在他的腰腹上。

他傷了。

花錦出手指來,探了探年的鼻息,撇,這年氣息太微弱了,看樣子馬上得完蛋。

站起來,轉就要走,一點兒沒有救人的意思。

前方年突然睜開雙眸,黑眸幽深,宛若兩汪寒潭,直直向花錦。

下一瞬,一柄薄刀架在了花錦的脖頸上。

“好刀。”

花錦不閃不避,反而贊嘆年手中的刀,眼中真心之意,都讓人懷疑這被人刀架脖子的,怕不是本人吧。

細膩的脖頸白皮上,被這薄刀出痕,幾粒細小珠落在賽霜欺雪的刀片上。

年嗓音清冷,

“你是誰?”

“我是誰?並不重要,你這刀是好刀,左右你也是要死的了,這刀歸我可好?”

說話間,花錦雙指並攏,將年手中的刀片夾起,一雙丹目,看向一沉的年。

在笑,隻是笑不達眼底。

年冷笑一聲,角有如線溢位,薄刀依舊架在花錦頸上,並未移分毫,隻冷冷吐出二字,

“不好。”

虎落平被犬欺,如今他的刀都有人搶了。

跳躍的燭火中,花錦與年對視半晌,打了個響指,

“也行,那我便等你死了,再來取刀。”

說罷,起要走,年眸冷若冰晶,閃電般抬手,手中薄刀就要朝著花錦的咽劃下。礎元素,移山填海,無中生有,對上輩子的花錦來說,並不是一件難事。然而,現在的再怎麼努力的,也隻能從這裡,到一點點的木係異能能量的波。木係司生命力,雖不能如上輩子那般催生萬,卻稍稍能恢復一些這的力。地上,花錦猛的一掙,映眼簾的便是一片黑黃的天。咳嗽一聲坐起來,灰頭土臉左手一推,右手一推,再踹一腳,竟然把摁住的幾個男人都推開了。屋子裡的一眾男人不敢置信,拳掌,準備再撲上去。有個男人的手裡,拿著一把不知...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