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兄弟小說 > 江山為聘,嫡女韶華 > 第1章 冷宮慘死1

第1章 冷宮慘死1

甘。「你我同是侯府的小姐,憑什麼你是嫡,我是庶出,憑什麼你嫁與天下最尊貴的皇上當了皇後,而我隻能嫁給一無是的世子,平平庸庸……與尊貴的皇後相比妹妹怎能甘心。」「姐姐,你不知道吧,你娘也是被毒死的,死的時候很痛苦,你弟弟允兒生下來便是個傻的,也是被毒傻的,現在皇後娘娘崩了,妹妹以後會好好的照拂允兒的,姐姐安心去吧,哦,不過姐姐若惹得妹妹不快,很快允兒也會下去陪姐姐的,妹妹會讓你們一家三口在地下團聚的...北朝,宏帝三年。

冷宮暗殿裏,安西玥雙手托住八個月大的肚子靠在最裏麵的牆角坐著,這一個月來每天都有人按時送來剩菜殘羹,為了肚子裏的孩子,不得不吃下這些噁心的東西。

是大北朝最尊貴的皇後,可笑的是就在一個月前,被錮在這裏,對外卻說難產死了,的妹妹安西琳取代了的皇後寶座,而皇後冰棺裡躺著的是皇上的寵妃佳。

還記得,那天,安西琳穿著南宮灝當年送給自己冊封皇後的袍在麵前耀武揚威、得意忘形地嘲笑蠢笨如豬。

安西玥看著自己早已失了惡臭難聞的袍,滿的狼狽,地著拳頭,眼裏滿是怒意與不甘。

「你我同是侯府的小姐,憑什麼你是嫡,我是庶出,憑什麼你嫁與天下最尊貴的皇上當了皇後,而我隻能嫁給一無是的世子,平平庸庸……與尊貴的皇後相比妹妹怎能甘心。」

「姐姐,你不知道吧,你娘也是被毒死的,死的時候很痛苦,你弟弟允兒生下來便是個傻的,也是被毒傻的,現在皇後娘娘崩了,妹妹以後會好好的照拂允兒的,姐姐安心去吧,哦,不過姐姐若惹得妹妹不快,很快允兒也會下去陪姐姐的,妹妹會讓你們一家三口在地下團聚的。」

「就算讓你死,也要讓你死無葬之地」這是安西琳的原話。

回憶著安西琳對字字如刀的惡毒語言,心更是痛如刀絞……

著一天天大起來的肚子,每天和的互,哪怕現在暗無天日,安西玥還是充滿了希,對著小生命安西玥角總是勾起一抹慈的笑,溫地呢喃著:「寶貝,你父皇會來救咱們的,你要乖乖在母後肚子裏長大。」

突然,聽著石門『咯吱』一聲巨響,一抹明黃的影頓時出現在的眼前……

隻見,南宮灝著一襲明黃的龍袍疾馳如風般走進來,量修長,臉如雕刻般絕倫,還是那樣的俊神翼。

安西玥眼眸裡突然升起了希,彷彿抓住了一救命稻草,眸四溢,可是瞧見跟在南宮灝後一襲華貴袍的安西琳時,安西玥眼眸突然恨毒了般,冷冷地向。

剎那之間,安西琳膽怯地投南宮灝的懷抱撒道:「皇上,姐姐……還是不肯原諒臣妾。」

「琳兒別怕,朕在呢。」南宮灝聲音很聽,聲安著。

隨即,南宮灝冰涼銳利的眸子冷然得沒有一意,居高臨下地狠瞪著安西玥,眼裏盡顯涼薄絕之意:「賤人,你害死朕的兒,害死朕的皇子,現在你還想害琳兒,是你親妹妹。」

「本宮沒有,皇上不要聽信了讒言誣陷臣妾。」

安西玥似是不認識南宮灝一般,從未見過如此冷漠無又陌生的男人,一來不問分毫便指著的鼻子怒罵。

安西玥頓時心口冰涼沁骨,南宮灝的到來以為看到了希,卻沒想到瞬間將的希重重的打深淵。

南宮灝目涼薄無,字字如刀,一襲金綉邊龍袍高傲得宛如神衹,俊朗的臉上哪裏還有半分心疼之意:「琳兒也有了朕的骨二個月,你知道後便要奪了的命,你如此歹毒如此善妒,朕早該絕了你這毒婦。」

「安西琳懷孕了。」安西玥不敢相信,清朗明亮的眼眸裡著怒氣:「既無進宮,也沒封妃,何來皇上的骨。」

安西玥恍然覺得他們的曾經都是錯覺,他們的誓言都是假的,用來矇騙的,南宮灝怎能如此絕。

突然,安西琳俏可人般跪在安西玥的麵前,眼眶裏掛著晶瑩剔的淚珠,一雙白皙修長的手搭在小腹,滿臉的悔恨無辜,聲音淒涼勾人心魂:「妹妹自知犯下大錯,不自,妹妹願任憑姐姐罰,拿妹妹的命去,妹妹也是甘願的,隻求姐姐消消怒氣,都是妹妹的錯,請姐姐不要責怪皇上。」

責怪,誰敢責怪皇上,安西琳這頂帽子扣下來惹得皇上更憤恨安西玥。

南宮灝看著安西琳滿是疼惜憐深,溫潤的聲音安著安西琳:「琳兒,你現在貴為一國之母,不必再向這毒婦低聲下氣。」

「安西琳,本宮沒想到你竟如此有心機,你害了妃再來構陷本宮。」安西玥都快被安西琳的演技弄得信以為真了,如果不知道真相,還真以為們姐妹深呢。

現在,竟是白口莫辯,南宮灝願意相信安西琳也不願意相信他的結髮妻子。

頃刻間,南宮灝狠狠的一腳踢在安西玥的肚子上本不聽安西玥任何解釋:「朕要拿你的孩子給兒陪葬,琳兒待你親善,你竟還想著誣陷,現在你還說妃之死與你無關,一切都是琳兒所為,毒婦。」

頓時,安西玥疼得直不起腰來,頃刻間,安西玥下鮮直流。

安西玥著下的跡,眼裏滿是驚恐:「,……我的孩子,他是我們的孩子啊,你怎麼如此狠心要殺了我們的孩子,佳死了,本宮沒有害,沒有害。」

安西玥眉目如畫,現在卻是淚流河,覺到的孩子要離開了,都還沒來得及和他見麵。

安西玥眼神空絕,拖著滿的跪到南宮灝麵前:「皇上,求你救救我們的孩子,他還沒有出生,我還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求你救救他。」

南宮灝本不顧及安西玥苦苦的哀求,又是狠狠的一腳將安西玥踢出去,目如一把尖銳的刀狠狠的剮在安西玥的心窩上:「朕沒有你這樣的娼婦當皇後,你的孩子讓朕很噁心。」

「把寶禪帶上來。」

隨即,寶禪唯唯諾諾地行了進來,看著地上狼狽不堪的皇後娘娘,瞬間痛哭起來:「娘娘,你流了好多,安青和安靜他們都死了,娘娘,皇上知道那事了,元世子與您私通之事瞞不住了。

安西玥眼裏驚恐萬分,什麼時候與元世子私通,安西玥一把推開寶禪,怒視著:「本宮沒有和元世子私通,寶禪,本宮待你不薄,你為什麼要誣陷本宮。」

安西玥心裏有一種不好的預。被關在這裏一個多月了,隻見過安西琳一人,試圖過人,可是回應的是冷深深的空氣,苦苦的煎熬了一個月,卻等來了這樣的結果。

回憶著,到底是怎麼被關在這裏的,最後是喝了寶禪的一碗安胎藥,之後就人事不醒了……

「寶禪,是你。」安西玥反應過來。

「大小姐,您就認了吧。」寶禪連連磕頭。

好一個證據確鑿,邊的丫鬟就是最好的證據,無從狡辯。

「琳姑娘……不,皇後娘娘仁慈自會替大小姐求,皇後娘娘都安排好了,將小姐貶為庶人,姓埋名……」

安西玥憤怒地扯著寶禪的手腕,手上全是鮮,是好恨、好傻,恨不能生吃活剝了安西琳:「寶禪,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今日你背叛本宮,他日安西琳便殺你滅口。」

寶禪子瑟瑟發抖表現得很害怕似的,頭伏在地上連連向皇上求饒。

寶禪一直是安西琳的人,這個傻姐姐還把寶禪當親人來對待,如今這般下場也是活該。

此時,安西琳眼淚大顆大顆地掉下來:「姐姐,元世子與妹妹有婚約,可是他卻遲遲不肯與妹妹完婚,到現在妹妹才知道原來他心儀之人竟是姐姐,世子還說今生他不能與你在一起,他就等來世……」吧,你娘也是被毒死的,死的時候很痛苦,你弟弟允兒生下來便是個傻的,也是被毒傻的,現在皇後娘娘崩了,妹妹以後會好好的照拂允兒的,姐姐安心去吧,哦,不過姐姐若惹得妹妹不快,很快允兒也會下去陪姐姐的,妹妹會讓你們一家三口在地下團聚的。」「就算讓你死,也要讓你死無葬之地」這是安西琳的原話。回憶著安西琳對字字如刀的惡毒語言,心更是痛如刀絞……著一天天大起來的肚子,每天和的互,哪怕現在暗無天日,安西玥還是充滿...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