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兄弟小說 > 霍爺甜妻颯爆了(雲清霍景深) > 第1章

第1章

腰上的槍已經拉開了保險,隻要他扣扳機,就會濺當場。“這裡有人!”腳步聲停在了山門口。兩束手電照了進來,雲清幾乎渾赤,潔白的皮在燈下更是白得晃目。驚似的又尖了一聲,摟住了下的男人。口那夥人發出猥瑣的低笑。“抓到了兩隻野鴛鴦!這妞不錯,要不我們哥仨兒一塊玩玩!”“玩個屁!趕去找人!人要是抓不到,你就滾去曹地府玩吧!”眼見口那三個人影已經轉要走,雲清繃的神經這才放鬆下來。然而這口氣還沒徹底歇下……‘砰砰...“……救我。”

腳踝冷不丁地被一隻滾燙的大手捉住,正專心采藥的雲清被嚇了一跳。

驚魂未定地低頭看去,隻見一個渾是的陌生男人倒在腳邊,一張臉被汙覆蓋,看不清真容。不過青紫,顯然是中了毒!

雲清屏息替他把脈,心裡已經有數。

迅速取出隨帶的解毒丸,奈何男人已經陷昏迷,塞進裡也吞不下去。

雲清心一橫將藥丸含化,俯開男人閉的薄,對把藥餵了進去。二十年從未跟異如此親接過,雲清耳燒得通紅。

‘轟隆——’天際驟然一道驚雷,烏雲翻騰,馬上就要下雨了。

沒時間耽擱,雲清咬牙關,廢了九牛二虎之力將已經陷昏迷的男人拖到了附近的山裡。

男人上都被水浸了,服底下還不知道有多傷口,要是理不及時,傷口染人會死的,那就白白浪費了一顆解毒丸。

雲清上手去解開男人的襯,突然,太被一個冷的槍口抵住。

男人充滿戾氣的冷嗓音在頭頂響起:“你乾什麼?”

雲清頓時僵住。

卻聽見山外麵傳來一陣腳步聲和惡狠狠的話音。

“趕給我搜!人中了毒跑不遠!!”

雲清還沒反應過來,突然被男人一把拽到了上坐著,他兩手用力一扯,暴撕開了上的服,出大片雪白赤的。

“!”他低聲命令道。

一隻手還握著槍抵在腰上,另一隻手已經暴地覆上口。

“啊!”雲清吃痛地慘了一聲。

已經明白過來這個男人的意圖。

一男一赤地線上昏暗的山裡,無疑是歡。

外麵的那夥人不會起疑。

“繼續!”男人下手很重,上的腥味融著狠戾煞氣,“不然我就打死你!”

雲清強忍著屈辱和疼痛,起來。

能發出來的聲音隻有‘哼哼啊啊’的,稚又生。

男人卻聽得小腹微,居然起了反應。

雲清自然覺到了,僵了僵,隻覺得惡心。可不敢停下,因為抵在腰上的槍已經拉開了保險,隻要他扣扳機,就會濺當場。

“這裡有人!”腳步聲停在了山門口。

兩束手電照了進來,雲清幾乎渾赤,潔白的皮在燈下更是白得晃目。

驚似的又尖了一聲,摟住了下的男人。

口那夥人發出猥瑣的低笑。

“抓到了兩隻野鴛鴦!這妞不錯,要不我們哥仨兒一塊玩玩!”

“玩個屁!趕去找人!人要是抓不到,你就滾去曹地府玩吧!”

眼見口那三個人影已經轉要走,雲清繃的神經這才放鬆下來。

然而這口氣還沒徹底歇下……

‘砰砰砰——’三聲槍響,在耳邊炸開。

口那三人連哼都沒來得及哼一聲,都被打了頭,倒地不起。

雲清捂住了耳朵,飛快地抬頭看了男人一眼,卻發現他開槍時雙眼始終是閉著的。

頓時反應過來,那毒藥損傷了他的視力,所以這個男人暫時看不見……

“冒犯了。你喂的藥,很有效,多謝。”槍口重新抵住的腦門,男人低聲命令道,“再餵我一顆。”

他餘毒未清,還需要一顆藥。

雲清留了個心眼,出另一種藥丸遞過去。

吞下去就讓他渾麻痹!

男人卻偏頭避開了,抵在頭上的槍同時得更,“像你之前那樣餵我。”

雲清沒法子,隻能含著解藥,強忍惡心地將湊過去。

男人另一隻手突然用力扣住後腦勺,舌霸道地撬開的齒關。

苦的藥味在兩人口腔裡蔓延,雲清抗拒地掙紮著,卻被男人死死錮住,他靈活的舌頭已經將一部分藥推進了嚨裡,迫嚥下去。

男人用力咬了下的,啞聲警告:“要是敢給我下毒,我們就一起死!”

這個混蛋!

雲清拚命,另一隻手已經不聲地到了從服裡掉出來的銀針……

毫不知的男人隨手扯下脖子上的玉佩扔給。

“今天你救了我,我會補償你。留著它,日後我……”他話沒說完,頸部忽然傳來一陣尖銳的刺痛......

男人狠狠甩了下頭,模糊的視線,卻隻來得及捕捉到人模糊的影廓,便徹底陷黑暗……

待他昏死之後,雲清狠狠的拔出紮在他頸側的銀針,不解氣地踹了他一腳。

說得好像誰稀罕他的補償似的!

救了個輕薄自己的白眼狼,算瞎了眼!

雲清三下五除二地掉了男人上的,隻留給他一條,嫌惡心沒有去。

的服被撕爛了,隻能穿走男人的襯。

而他的子和鞋雲清塞進藥簍一併帶走了。

離開之前,還拿走了男人的槍,至於那塊看上去價格不菲的玉佩,就當的診金了!

下不了殺手,就留這個混蛋在這裡自生自滅吧!

一個小時後。

一夥訓練有素的雇傭兵尋到山。

“四爺……”

“滾出去!”山裡的男人一聲怒喝。

解藥的藥效有延時,霍景深的視力此刻才逐漸恢復。

現在的他近乎全。

“四哥,你先穿服。”陸修也是頭一回見他四哥這麼狼狽的模樣,強憋著笑,把乾凈的服遞給他,“你是不是上狼了?”

霍景深套上服,冷颼颼地瞥了他一眼,“又想去非洲挖煤了?”

炸的大魔王惹不起。

陸修輕咳了一聲,正道:“雲家已經同意了老太太的提親,嫁給你沖喜的新娘今晚就會送到,我們得早點趕回去。”

沖喜新娘?

雲家的人為了錢,還真是什麼都肯乾!

霍景深漆黑冷冽的眼底浮現一秒濃濃的厭棄,“我讓哭著滾回去!”

說到這裡,霍景深話鋒一轉,冷冷吩咐:“我的那個人應該就住在附近的村子裡,挖地三尺也要把給我找出來!”

那個膽大包天的小人,最好祈禱別被他找到,否則死定了!道有多傷口,要是理不及時,傷口染人會死的,那就白白浪費了一顆解毒丸。雲清上手去解開男人的襯,突然,太被一個冷的槍口抵住。男人充滿戾氣的冷嗓音在頭頂響起:“你乾什麼?”雲清頓時僵住。卻聽見山外麵傳來一陣腳步聲和惡狠狠的話音。“趕給我搜!人中了毒跑不遠!!”雲清還沒反應過來,突然被男人一把拽到了上坐著,他兩手用力一扯,暴撕開了上的服,出大片雪白赤的。“!”他低聲命令道。一隻手還握著槍抵在腰上,另一隻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