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兄弟小說 > 重生後我逃婚了 > 第一章 我不願意

第一章 我不願意

”林甘棠捧著紅的海芋捧花,安靜地看著顧祉川。新娘久久不回答神父的話,底下賓客你看看我、我看看他,口接耳,一時間教堂裡談漸起。顧祉川皺眉。林明卓不知道這個從不讓他省心的兒又在搞什麼鬼,嗬了聲:“甘棠!”林甘棠笑了笑,明艷的臉龐,笑容竟不知為何而來的蒼涼。掀眸:“我不願意。”賓客嘩然!林甘棠扔了捧花,狠狠扯下發上頭紗丟棄在地:“我不願意,今日的婚禮,到此為止。”顧祉川抓住轉想走的,眼裡全是責問,麵十分...莊嚴的教堂鐘聲響起,白鴿飛舞,穿彩的玻璃,玫瑰艷地綻放。

鮮花團簇,賓朋滿座。

眾人目無不在落在新人上。

“是的,我願意。”顧祉川凝視著眼前的新娘。

專注得彷彿是在看著自己一生的摯。

但林甘棠知道不是。

化了最的妝,打扮的艷絕,穿著價值連城數月工時趕製而的高定婚紗,而麵前的新郎,是人人口中的天之驕子,錢財、相貌、能力,樣樣出眾。

人人都羨慕林甘棠,能嫁進顧家。

“那麼新娘,你是否願意這個男子為你的丈夫與他締結婚約?”神父微笑著繼續問道:“無論貧窮還是康健,或任何其他理由,都他,照顧他,尊重他,永遠對他忠貞不渝直至生命的盡頭?”

林甘棠捧著紅的海芋捧花,安靜地看著顧祉川。

新娘久久不回答神父的話,底下賓客你看看我、我看看他,口接耳,一時間教堂裡談漸起。

顧祉川皺眉。

林明卓不知道這個從不讓他省心的兒又在搞什麼鬼,嗬了聲:“甘棠!”

林甘棠笑了笑,明艷的臉龐,笑容竟不知為何而來的蒼涼。

掀眸:“我不願意。”

賓客嘩然!

林甘棠扔了捧花,狠狠扯下發上頭紗丟棄在地:“我不願意,今日的婚禮,到此為止。”

顧祉川抓住轉想走的,眼裡全是責問,麵十分的冷:“你覺得今天這種場合,是由你發脾氣的時候?”

顧祉川不知道哭著喊著要嫁給的林甘棠為什麼反悔,但他知道,倘若新娘逃了,顧家會為一個大笑話,C市人人茶餘飯後的談資。

“放手。”

顧祉川當然不聽的,林甘棠不知道該覺得好笑,還是該覺得可悲。清冷的眼睛看著他,問了前世今生都想問的一個問題:“顧祉川,你搞清楚你的究竟是誰了嗎?”

顧祉川臉更加難看了。

婚禮突變,林明卓被兒這一手搞得心火大起,怒站了起來:“林甘棠!你想清楚你在乾什麼!”

林召南和他父親坐在最前麵,妹妹甘棠問顧祉川的話,他聽得清清楚楚,站了起來拉住他父親,皺著眉頭:“爸,甘棠當初死活要嫁給顧祉川,你覺得會反悔?既然反悔了,是不是有什麼理由?”

“理由?”顧母登地站起來,怒氣沖沖:“不願意嫁你早說,非要等婚禮開始了才講?存心我們顧家笑話呢?!”

顧父也站了起來:“是這個理,親家公,你林家的做法,不厚道。”

林明卓麵紅耳赤,林召南上前一步擋著顧家的質問,餘瞥向林甘棠,已經甩開顧祉川,跑了開去。

逃婚了。

林甘棠想,如果能回來得再早一點就好了,至不會在最後狠狠地再傷溫晏清一次。

前世裡顧祉川給了冷暴力,背叛,出軌。

而溫晏清給了一世的深。

溫晏清跟表白過很多次,一直在後守候著,不珍視,甚至棄之如敝履,把他趕得遠遠的,去追求自以為的。

後來和顧祉川結婚,溫晏清目送著走禮堂,心傷出了國,死於重度酒中毒。

記得一次聚會上,石鈞喝醉了說溫晏清的死是因為。

溫晏清就在這一日坐上了去B國的航班。

甘棠快步走著,踢了高跟鞋開始用力跑著,紅毯上的鮮玫瑰花瓣被婚紗颳起,旋著圈兒,又緩緩落下。

跑到禮堂外,左右環顧。

最終還是晚了。的一個問題:“顧祉川,你搞清楚你的究竟是誰了嗎?”顧祉川臉更加難看了。婚禮突變,林明卓被兒這一手搞得心火大起,怒站了起來:“林甘棠!你想清楚你在乾什麼!”林召南和他父親坐在最前麵,妹妹甘棠問顧祉川的話,他聽得清清楚楚,站了起來拉住他父親,皺著眉頭:“爸,甘棠當初死活要嫁給顧祉川,你覺得會反悔?既然反悔了,是不是有什麼理由?”“理由?”顧母登地站起來,怒氣沖沖:“不願意嫁你早說,非要等婚禮開始了才講...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